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结构调整新能源能否承担重任

2018-11-02 12:14:50

结构调整,新能源能否承担重任

2011年由于“十二五”开局而显得格外引人瞩目,今年的“两会”前后也将成为新能源等相关政策的密集发布期。作为全年发展的风向标,“两会”上关于新能源的话题和讨论,或将描绘出今年乃至今后五年的路径图,而公众对于新能源的种种期待、猜想和疑问都冀望在“两会”上能一一破解。

新能源能否承担调结构重任

转变发展方式是贯穿“十二五”规划的主线,“十二五”、甚至未来十年我国能源发展都将围绕两个目标展开,即到202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总量的比重达到15%左右;到2020年我国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0%~45%。这两个目标将影响我国未来10年的能源发展框架。

以此为目标的发展要求,使得我国在近两年持续增加非化石能源的比重,根据国家能源局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0年底,我国非化石能源装机比重合计占26.5%,比去年提高1.1个百分点。

从新能源各领域的发展情况来看,今后均将有不同程度的大幅度发展。在春节前召开的2011年全国能源工作会议上公布的消息中,在风能开发方面,并未像人们之前的预计那样唱衰。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张国宝表示,将“坚定不移地推进风电开发,统筹落实市场消纳,做好输电规划,继续建设大型风电基地,争取并风机累计达到5500万千瓦”。

与此同时,国家能源局陆续部署的项目有:甘肃酒泉二期500万千瓦、新疆哈密200万千瓦、内蒙古开鲁200万千瓦、吉林通榆150万千瓦等。同时启动的还有江苏新的100万千瓦海上风电项目,推动河北、山东、浙江、福建等地海上风电发展,抓紧建设上海东海大桥海上风电项目二期工程。

需要指出的是,国家能源局首次提出了把光伏产业培养成为我国先进的装备制造产业和新兴能源支柱产业。可以预见的是,这种对于国内发展光伏产业政策的进一步强化,使得国内光伏装机容量可望在未来两年中保持翻番增长。

与风、光等能源继续“风光”的形势相比,备受瞩目的核电发展定调从“积极推进”转为“稳步推进”,我国内陆核电发展政策基调出现了调整。张国宝表示要在确保安全的基础上高效发展核电,“优先安排沿海核电建设,稳步推进内陆核电项目”。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可再生能源总量规模保持逐年上升,但是在能源消费总量中所占比例却开始呈现下降趋势。国家发展改革委能源研究所副所长李俊峰在接受采访时透露一组数据显示,2008年我国可再生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总量的比重达到7.9%,2009年则降至7.8%。李俊峰说,目前,“十一五”规划中风电、水电等的发展指标都已完成,唯独规定的可再生能源占总能源消耗10%的比例这个目标没有完成。这也意味着,我国要加快发展包括风电在内的可再生能源仍旧任重道远。

接下来的五年将成为我国新能源发展的战略机遇期,除了要做到提供安全、稳定、经济、清洁的能源这个根本任务以外,在能源结构上下大功夫,转变发展方式任务仍然艰巨,今年全国“两会”上,新能源能否承担起调结构的重任将成为热切讨论的话题。

新能源上政策能否完善

实现新能源发电并以及确定上电价始终是新能源加快发展的掣肘因素。为了解决供给方和需求方的相互配合问题,使发电并做到有法可依,去年4月1日正式实施的《可再生能源法》(修订),明确了电有收购合格的可再生能源发电。同时,新能源发电企业也有义务保证向电提供合格的可再生能源发电。然而有法可依也需做到有法必依,要为新的《可再生能源法》的贯彻实施创造有利条件,尚需各相关部门的行动和配合。

在去年10月国务院发布的《关于加快培育和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决定》中,提到重点培育和发展新能源,并宣布将实施新能源配额制,落实新能源发电全额保障性收购制度。

在全国能源工作会议上,张国宝也表示,将研究新能源发电上配额问题。未来新能源发电上配额将由国家电公司和中国南方电公司承担,并逐级摊派分配到各区域和省级电公司。这也意味着,接下来的五年,我国的新能源政策将告别单纯靠政府补贴来推动行业发展,强制性、惩罚性措施也将被纳入政策考虑范畴。

政策加温中能否冷静发展

尽管要大力提高新能源等可再生能源在能源消费中的比重,但是近年来新能源在发展过程中的盲目求进影响了其健康发展。忽视新技术、新产业发展的艰巨性,期望通过产能的迅速扩张而不是技术创新及质量优势获得市场的,从而将产业引入歧路,这种拔苗助长的态势在业内饱受诟病,一味的贪大和求规模化,一度使得我国新能源产业往往跟“过剩”联系在一起,在新能源趋于全球化发展的今天,其竞争力以及对于国家减排的贡献均打了折扣。

面对这种 “起个大早赶个晚集”的现象,李俊峰表示,应区别新能源的远期战略 和近期战略,并且发展重点应有差别。近期我国应重点发展风力发电,这样新能源可以得到快速推广并见到成效;但从长远来看,应重点发展太阳能发电,因为太阳能无处不在,具有更好的发展前景。

目前,我国明确了风电开发已逐渐由陆上风电向海陆风电双重发展。去年2月,国家能源局、国家海洋局联合下发《海上风电开发建设管理暂行办法》,规范海上风电建设。尽管海上风电项目已经启动,但业内认为出台海上风电的专项政策尚需时间。

在电价逐步明确、发展规划相继出台的前提下,风电发展将以稳妥为主。

在太阳能开发中,在国家能源局主导下,今年将继续在西部地区开展光伏电站项目特许权招标,总规模在50万千瓦左右。建设青海格尔木太阳能发电基地,推进青海、内蒙古太阳能热发电等示范项目建设。同时,加快实施“金太阳工程”,支持建设若干个新能源示范城市,支持吐鲁番新城太阳能建设。

然而在西北地区的光伏太阳能项目建设中如何制订项目招投标制度、定价制度,在东南沿海的太阳能应用市场如何推进补贴措施、如何协调光伏上电价等问题目前仍然停留在摸着石头过河阶段。能源专家周凤起对断言,太阳能发电技术不进步,难以大规模发展。

从核电领域看,在结构调整上,国家对其“委以重任”,在“十二五”乃至更长时间内,将有大幅度发展,目前我国在建容量已位居世界。但周凤起不赞成核电装机目标定的过高,他对表示,如果2020年我国核电装机容量达到8600万千瓦,一年的铀需求量大概就要2万吨,几乎是全球铀总需求量的三分之一。这将对相应需要的铀资源以及核废弃物的后处理问题均提出现实难题。针对新能源领域诸多问题,近两年全国“两会”期间,代表、委员们对各相关部门的频频发问也反映出其热度,在“十二五”开局之年的“两会”上,这种讨论或将继续。

关键词:

新能源

多媒体中控
液压接头配件
付费外贸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